首页 »

盘点上海互联网巨头们的2013

2019/12/3 9:00:13

盘点上海互联网巨头们的2013

 

年度最识时务:PPS和PPTV改弦易帜

 

今年,互联网的并购首先围绕上海的两家视频公司——PPS和PPTV展开。在与一系列巨头级公司接触后,PPS选择了百度,PPTV选择了苏宁云商。

 

原本两家都有着独立上市的计划,但在持续亏损无望后,他们选择了依附巨头之下,曲线上市。有了巨头资源的整合,他们上市的希望会更大。即便不能独立上市,作为战略投资,也能帮助巨头完善布局。

 

在这一场资本局里,有做局的人,也有入局的人。当一个局结束,势必会有新的一场局,循环反复,殊途同归。

 

百度用了3.5亿美元买来了PPS,用于和控股子公司爱奇艺之间的整合。这也为百度继优酷土豆上市之后,赢得了下一张子业务上市的门票。从近期爱奇艺PPS的动作来看,相信其上市的步伐越来越近了。

 

在PPS找到婆家后,PPTV也一直马不停蹄地寻找合适的下家。阿里巴巴、搜狐、腾讯等都曾抛过橄榄枝,不过PPTV最终选择了还在进行互联网自我革命的苏宁云商。这也符合两家的利益诉求:苏宁云商解决移动端的入口,PPTV解决资金困境和苏宁资源。

 

点评:PPS和PPTV组成的视频双雄,都没有摆脱被并购的命运。PPS的市值3.5亿美元,PPTV被收购时的估值约为7.14亿美元。被百度并购,就知道和BAT的距离有多远了。

 

年度最伤筋动骨:盛大困局

 

当盛大年营收超过10亿人民币时,马化腾还在为腾讯未来发愁,阿里巴巴还只是一个靠黄页谋生的B2B。时移世易,如今的腾讯和阿里巴巴早已是互联网的超级巨头,而盛大每况愈下。

 

本被陈天桥寄予厚望的盛大文学,今年又遭遇伤筋动骨。先是吴文辉和创始团队出走起点中文网,引发了盛大文学的动荡,紧接着盛大文学宣布融资并退出IPO申请,前不久盛大文学CEO侯小强离职。这一系列的人事大地震,让本摇摇欲坠的盛大更添几分悲情。

 

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。不过,在盛大的官方申明中,并没有看出作了任何实质性的回应和说辞。陈天桥,还是那个陈天桥,一个自信、独断、甚至听不进任何意见的人。

 

如今文学业务堪忧,游戏滑落前三,其他业务大多并未成形。陈天桥渐渐将他制定的盛大远景一再修改,从“网络迪斯尼”、“三横三纵”再到“有核PE化”。与真正的PE(私募股权投资)不同的是,盛大有自己的核心主业:游戏、文学、视频。

 

不过,最新的种种迹象表明,陈天桥将再次对盛大做出调整,将盛大做成集团控股公司,旗下有盛大投资,盛大金融和盛大地产。这三块或将是未来盛大的新想象。

 

点评:盛大网络已经退市,盛大游戏市值12亿美元,盛大文学估值8亿美元,酷六市值1.33亿美元,其他的非公开资产并不清晰,充其量100亿美元的估值。与BAT不可同日而语,比如阿里巴巴电商业务上市的估值就有1000亿美元。

 

年度最乱手脚:点评危机

 

大众点评网成立已有10年,这是一个生在快行业里的慢公司。独特的企业文化以及所处在线上和线下交叉的背景下,大众点评一直按照自己的节奏走。

 

这种节奏在移动互联网爆发的时候被彻底打乱。先是团购搅局,其次BAT强势进入,让大众点评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。

 

一个现实的问题是缺钱。在切入团购,转向移动端的时候,大众点评已经开始入不敷出,从2010年的短暂期盈利,瞬间变为亏损并且逐步放大。在最近融资的那一轮,大众点评的估值有了下滑,并且“团购战”和“移动战”还需要继续打下去。

 

如果把独立上市作为点评的目标,那么这两场战确实需要打下去,否则一个美国Yelp的样板,并不能为它争取到理想的估值。在技术男、点评CEO张涛的心里,没有什么比一个好的产品更加值钱。

 

于是,团购这场战,明摆着死磕美团,但是美团在二三线、甚至四线城市都已经做好了布局。而大众点评的主要优势还只是集中在一二线城市。最为重要的是,在移动端,BAT发现了战略性的商机——O2O,有供应,优势,擅长CRM管理,有用户账户体系,能结合LBS,移动支付服务一条龙。

 

这里面的部分创新甚至是具有颠覆性的,比如阿里淘点点、腾讯微信、百度地图等。

 

点评:最新一轮融资信息显示,大众点评估值10亿美元,而据内部人士透露,大众点评的估值已经到20-30亿美元。大众点评可能也将面临被BAT收购的命运。

 

年度最逆势谋变:携程转型

 

携程无疑是OTA的先行者,用“水泥+鼠标”的模式,打下了50亿美元市值的公司。在中概股中市值达到50亿美元的互联网公司不超过10家。

 

稳固的市场地位、丰厚的利润率、以及10多年的积淀,让这家公司逐渐迷失了方向。携程董事长梁建章回归后,第一件事就是要内部改革,激发员工的狼性,并寻求转型,从“鼠标+水泥”转向“手机+鼠标”。

 

事实上,转型除了来自内部的呼声外,携程所面临的外部环境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

在PC端,淘宝旅行已经成长迅速,年交易额已经达到数百亿元,在机票预订市场已经获得垄断地位。这严重威胁到了携程。携程的主要营收一半来自酒店预订,一半来自机票。

 

不过,酒店预订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“价格战”,艺龙、去哪儿、同程网、悠哉旅游网、驴妈妈等都发起了不同程度的促销。携程为了保住市场不被进一步蚕食,被迫加入价格战。

 

在移动端,各种创新的商业模式层出不穷,今夜酒店特价、在路上、面包旅行等APP撕开旅游细分市场的口子。轻资产、市场反应灵活、这些公司发展势头迅猛。

 

携程受到了来自PC和移动端的双面夹击,转型迫在眉睫。但是船大难调头,携程10多年的固有基因在面临瞬息万变的移动互联网市场,是否能够打赢这场仗,尚是疑问。

 

点评:携程的估值已经达到68亿美元,是百度市值的1/9。曾经一度传过携程和腾讯的“绯闻”,不过携程的市值即便是BAT,也不能随意吃下。更为重要的是,携程独立发展的空间更大,BAT并购后的协同价值很小。

 

年度最迎难而上:1号店快跑

 

很遗憾,上海本土最具潜力的两家电商公司——1号店和易迅都被并购,没有选择独立发展。前者两次易主,后者被腾讯收购。

 

今年从平安旗下正式转投沃尔玛后,1号店开始加速快跑,利用沃尔玛海外渠道资源,发力进口食品市场。而作为沃尔玛电商的重要棋子,1号店不仅承担着其本土化,也承载着它在中国的未来。除了山姆会员店还在盈利外,沃尔玛全球的业务还在不断亏损,因此电商业务被寄予了厚望。

 

除了在进口食品上发力,生鲜类也是1号店重要的举措,主要围绕物流当日或次日可配送达的地区展开。由于生鲜类对仓储、物流配送要求极高,鲜有电商去涉足。定位网上超市的1号店选择抓这块市场,迎难而上。

 

但最根本的原因在于,1号店需要这类商品去跑赢成本。不像天猫电器城、京东、易迅,3C类产品配送成本高,相应的客单价也高,而1号店的平均客单价较低。选择进口食品和生鲜类,一方面战略需求,一方面做大交易额,摊薄成本。

 

诸如苏宁易购、京东、易迅等除了自营业务外,也在大力发展开放平台,丰富SKU。不过,匪夷所思的是,沃尔玛控股下的1号店,并不包含1号商城。1号商城由1号店创始人于刚单独注册公司运营。

 

1号店想要在红海一片的电商市场,杀出一条血路,除了市场定位、供应链管理、物流配送上下功夫外,还要取决于沃尔玛的信心和决心。

 

点评:按照2011年,沃尔玛投资的股份比例来看,1号店的估值大约在5亿美元。时过境迁,如今1号店的估值翻番了。不过和BAT相比,1号店的体量还非常小,即便是相比腾讯旗下的易迅网,也显得相形见绌。

 

(注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。本文编辑:陈抒怡 编辑邮箱 shguancha@sina.com)